ㄚ琪會有這個問題主要是來自於上次在看一整年不用錢:免費+自由–一個經濟系畢業生的不用錢生活實驗時所延伸出來的另一個問題,那時ㄚ琪就在想中壢有可以免費的水喝嗎?還是說桃園有免費的水?我所指的免費水是指乾淨可以喝的水,當然生水也算在內,可是看起來好像沒有生水是可以喝的,或者說我還不知道哪裡有乾淨的生水。免費的水不包括自來水,因為自來水也是要算錢的,那時我就用Google查水源,可是看起來好像找不到,於是乎免費的水似乎在桃園絕跡了。

[adsense] [/adsense]

這個問題還沒解決,ㄚ琪又在今週刊的760期裡頭看到以色列荒漠奇蹟,最缺水的地方竟然有最先進的水資源科技。在同一期裡面有另外這一篇解開台灣水資源危機的四大死結,詳述台灣水資源的危機有泥沙淤積 嚴重吞噬水庫容量、漏水率高 是日本的三倍,新加坡的五倍、水價低廉 扼殺水資源產業發展機會等等。

行政院政務委員、工程會主委李鴻源認為首先需要改革的就是「還停留在非洲國家標準」的自來水價格,改採「差別費率」,調高耗水產業的水價,「但這要有廣大的民意支持才有可能,環保團體對於國光石化的持續關注,逼迫政府做了改變,水資源議題嚴重十倍,卻相對地冷漠,我完全無法理解!」,讀到這裡ㄚ琪覺得這似乎是很對的一個方案。



但是昨晚ㄚ琪又看了另一本書,水資源戰爭:揭露跨國企業壟斷世界水資源的真實內幕,在推薦序3 人民有權監督管理水資源問題 楊冠政這裡提到『就我國台北市言,自來水公司受市議會的監督,水費多年未調整,這是水資源管理的典範。』

看起來李鴻源跟楊冠政的話會打架,ㄚ琪一看還真有點傻眼,不過ㄚ琪想再多以一些自然的看法來解讀,水是神創造給生物滋養生命使用的,但是現在卻因為國家,因為企業,而形成是一種擁有權利的象徵,所以我們才會看見以色列為了水而開戰端,李鴻源也因為國人的浪費水而提議要提高水價,以維護珍貴的水資源,我只想問,水是神給我們的恩賜,為什麼我們要花錢買水,這錢可是瑪門啊。

ㄚ琪會繼續把水這個問題掛在心上,直至我有更好的答案,同時也要更加遵循領袖的教導,做好儲水的工作,這樣在水問題還沒解決前,碰到乾旱了,ㄚ琪家還可以活得久一點。

大家如果知道哪裡有水喝?請記得回應我一下,謝謝,感激不盡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vacation 的頭像
ivacation

愛放假

ivaca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